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N元生活 >从洋女婿求学看美国人家规

我的女婿乔,出生在一个典型的美国中产阶级的家庭里,他的父亲是一个高级工程师,母亲是一个资深护士。一家人的日子,虽说不上荣华富贵,但却舒适安然。

时光轻柔,流年悄然。转眼之间,乔和他的姐妹们都相继到了升入大学之际。倘若是在本州的州立大学求学,学费自然会相对便宜。故乔的父母立下的家规是:只有在本州州立大学就读的子女,才能从父母那里获得部分学费。

按此家规,乔的姐妹们全都在田纳西州立大学读本科。唯独乔在读完大一之后,决定转到马里兰大学。他当年转学的主要原因是,我女儿正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读书。对于热恋中的两个年轻人来说,空间距离的缩短,无疑是一件再美好不过的事了。但,由此一来,乔却破了家规,断了学费来源。

为了继续学业,乔除了贷款之外,还需要打工。幸运的是,当时乔在肯尼迪中心找到了一份半职的电脑程序员的工作。然而,在支付了昂贵的学费之后,几乎所剩无几。因此,不得不精打细算地过日子。

乔和同学一起合租了一处地下室。地下室结构简陋,房间狭窄,灯光幽暗,给人一种薄凉郁闷的感觉。好在乔终日忙碌,只是晚上在此睡觉而已。然,睡觉亦有睡觉的危险,由于该地下室没有直接通往地面的通道,如果夜间起火,便无法逃生。乔的母亲建议他换一个住处,但乔却支付不起。

乔的父母从安全的角度考虑,同意给他一点赞助,但前提是要求乔提交一份有关‌‌“为何喜欢大华府‌‌”的说明。为此,乔花了两天的时间,将华府的名胜古迹一一录下来,再配上文字说明,製作成一部短小的影视片,寄给他的父母。一个月之后,乔的父母回信说,经过反覆讨论,决定每月给他二百美元。乔喜出望外,很快便换了一家相对安全的地下室。

除了斗室而居以外,平日里,乔更是以粗茶淡饭果腹。他的壁橱里总是囤积着几袋义大利面,他的冰箱里总是储存着几罐番茄酱,到了饥肠辘辘之时,便煮上一大碗通心粉,和上酱,狼吞虎咽地吃下去。日复一日,无怨无悔。

为了节省车费,乔花了八美元买了一辆旧自行车。那辆旧车不是车闸失灵就是车链断裂,乔便利用周末的时间,借来工具,自己动手修理。夏日,顶着骄阳;冬日,冒着风雪;乔始终如一地骑着那辆旧车四处奔波。

在乔求学期间,他的母亲曾去华府看望他,乔当时需要一本教科书,便求母亲给他买本书。他母亲回答说,她从来没有为乔的姐妹们买过教课书,所以也不应该为乔买。乔很失望,但也不计较。后来,乔在网上买到了一本廉价的二手教科书。

凡此种种,乔在历经了求学路上的诸多艰辛之后,终于毕业了。现在的乔,是个事业有成的房地产商。乔的个性,亦在红尘紫陌的闯蕩中,渐渐修鍊而成,他豁达开朗,从容坦蕩,宽宏大度,淳朴执着,自强自立。

坦白而言,最初,我对乔父母的作法,并不理解且有异议。但日后,静心细想,渐渐地明白了,其实,他们这样做是有意识的,只是期望孩子们在年轻时节经受一些现实生活的磨练,从而懂得了世事并非完美,懂得了一切来之不易。学会了在困苦中淡定,在淡定中乐观,在乐观中勤奋,在勤奋中收穫,在收穫中感恩。

相关阅读
申博太阳城_申博9.91最新版本|查询各类生活信息|家庭交流宠物生活|网站地图 银河金沙1331易记 申博sunbet在线